有一智者笑道:「中國字的【安】字,是屋下一個女人,此乃同一個屋簷下,只能有一個女主人,這才有【安】寧。」這像是點出了古今中外都視為頭痛的婆媳衝突的問題所在,在華人社會中,婆媳問題亦是常會碰到一個難解的三角人際習題。

有很多移民家庭,移民前是兩口子的家庭,在移民後,特別是有了小孩,就希望老人家來紐同住,共享天倫,同時也可以幫助看顧孩子,兩夫妻做好預備如房間、家具、辦簽證,但心理預備卻很少,直至真正三代同堂時,才發現有很多適應和相處困難,特別是婆媳問題。婆媳問題影響深遠,不但破壞婆媳關係,更影響婚姻關係,當中導致婚姻適應困難或離異,亦是屢見不鮮;再者,婆媳衝突不斷,戰火延燒,連孩子也很能可不能倖免,被捲介入大人紛爭的漩渦。婆媳之間真的那麼難以相處嗎?華人家庭的婆媳問題為何如此嚴重?

1.婚前缺乏預備:  大部份的情侶在兩情相悅,互訂山盟後,才帶自己未來另一半回家見父母,由於婆媳雙方缺乏相處之基礎,彼此認識不深,婚後婆媳關係中,彼此磨合過程就出現種種困難與挑戰。再者,在婚前輔導中,焦點大都落在如何幫助準婚情侶增進彼此的暸解,強化其相處技巧,以營造兩人的親密關係,但卻忽略了如何預備適應姻親的關係與角色的轉變。

2.害怕失寵的心結:  甲婆婆:「我寡母婆守仔,含辛茹苦把兒子撫養成人,目睹兒子的太太卻佔了兒子關注和愛,我就如失去地盤般苦澀和不平,所以,我就看我兒媳不順眼。」  有很多婆婆因經歷家庭變故或不愉快的婚姻生活,把全副精神投放於養育子女身上,兒女就成了自己精神支柱和心靈依賴,但一旦兒女長大獨立成家時,就出現一種莫名的「不安全感」,很難接受兒子的配偶的存在,害怕從此失去兒子關注,唯恐對方會取代自己的地位和重要性,因而不自覺地將兒媳視為「假想敵」,這種害怕失寵的心結,令她容易對媳婦產生妒嫉或積怨,形成婆媳關係中的隔閡和暗潮。

乙婆婆:「我只是跟兒子閒話家常,媳婦就來了一個不耐煩的眼色,當兒子夾菜給我時,媳婦就埋怨他沒有第一個想到夾菜給太太,我為免兒子難做,就忍氣吞聲。」原來,怕失寵的心結並非只發生在婆婆身上,同時也可能發生在一些媳婦身上,若把愛視為獨佔式,不容有第三個人分享,那管第三者是自己配偶的親娘,若加上缺乏親密的夫妻關係,媳婦較易把不滿的情緒轉化成妒意,若見到丈夫對母親好時,也是滿腔醋意,有意或無意地.爭寵。難怪男人常常被迫做百分百難度的選擇題:「母親和妻子同時落水,您會先救誰?」 男人就頻頻狂抓頭髮,啞口無言,皆因站到那一邊都是不對,選誰也不得善終,就算將自己撕成兩半,公平分配,也不能擺平母親和妻子這兩個女人的愛的爭競。

3背景習性之差異:  婆媳來自不同的原生家庭,各有自己的生活背景、習性及做事作風,加上性格的差異,一起生活時,不免有很多適應和挑戰,若在適應的過程中,彼此不能接納包容,便會令關係緊張,矛盾叢生。例如婆婆餵食孫兒時,為避免孩子被食物噎到,可能會先將食物放入口中咀嚼之後,再吐出食物餵進孩子口中。但媳婦則認為:成大人口腔中的齲齒細菌會透過咀嚼過的食物傳染給孩子,理應將食物切細或搗碎為泥狀後再餵食,因而不滿婆婆咀嚼後再餵食的飲食習慣。兩人若堅持己見,互相指責,彼此的差異就會惡化為婆媳衝突。
4.婦女地位之轉變:  丙婆婆:「我的兒子白天要工作,放工回來還要煮菜,我心痛死了,都怪我的媳婦不好,只顧工作,不會持家。」

丙媳婦:「我和先生兩人都要出外工作,我們已經商量好,一、三、五是我做飯,二、四、六是他做飯,星期日到娘家或婆婆家吃飯,可是婆婆不住責怪:『理應男主外,女主內,為何苦待她的兒子,迫他進廚房做苦差。』難道她不能體諒我一下,真是不可理喻。」

現代中國女性教育程度較高,自立自主性較強,特別是久居海外的新女性,認同了「人人平等,互相尊重」的民主觀念,若是婆婆是堅守「晨昏定省、絕對順服、不容拂逆」的傳統觀念,婆媳衝突當然難以避免。丁婆婆:「我作人兒媳時,必需對婆婆千依百順,現在我已為人婆婆,為何不能對兒媳有同樣的要求?」丁婆婆可能就忍受不了媳婦的「有話直說」和「自把自為」的作風,直指媳婦尊卑不分和囂張,而媳婦亦無法理解婆婆的思想和期望,埋怨婆婆的守舊和不可理喻。其實,這是兩代文化和觀念上的差異。

5.誰是家中女主人:  婆媳、兒子是一種難以平衡的三角關係,婆媳若視自己才是家中女主人,就會出現「爭地盤」或「爭話事權」的現象,明爭暗鬥,各顯奇招,戰場可能是如何燒菜、孩子養育方法、家事的安排等等,形成「一山不能藏二虎」之局面。

6.過度關心與干預:  戍媳婦:「我快瘋了,婆婆經常隔著牆聽我和先生說話,只要我們說大聲點,她就衝入我們的房間,教訓勸導我們,我明白她很關心我們,但她不明白我們需要兩人私人的空間。」  有時婆婆對媳婦的婚姻和教養問題過度關心或過度干預,都會產生關係上的張力,令問題惡化,更可能剝奪了兩口子自行處理問題的機會,阻礙了夫妻關係的正常發展與成長。

你我不可相爭  婆媳同是一家人,彼此如骨肉之親,不相爭、追求和睦,是我們理所持守,但如何彼此和平共處,創造雙贏的局面,不但婆媳要努力,身兼兒子和丈夫的男士們,也需學習,才能共同化解這三角關係難題。


筆者:陳黃詠珊 Candy Vong (資深華人心理輔導員,從事個人、家庭、婚姻輔導及督導工作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