家庭劇場:  丈夫:「我回來了。」

太太:「這麼晚才回來,遲了下班,也不打電話通知一聲,害得我等到菜也涼了。」

丈夫:「加班,沒法子。」

太太:「甚麼沒法子!你若是用心一點,就懂得打電話回家,你這沒良心的東西,你有當這是你的家嗎?你愛怎樣就怎樣,甚麼都不管,氣死我了!」

丈夫開了電視,就盯著螢光幕,頻繁地按鍵轉動電視頻道,不發一言,仿似進入了另一個空間。

太太:「你把我當作透明的嗎?我說了一千次一萬次,你都愛理不理,你總是當我的話是耳邊風……」

丈夫愈是沒有反應,太太愈是生氣,丈夫就愈不吭聲,太太就愈是吼叫。

太太:「你聽到沒有?你是個聾子!」說著就氣沖沖搶走電視遙控,把電視用力關上。

丈夫仍是一聲不吭,拿起公事包避走書房,把房門一關。太太見此,急追到書房門外,繼續連珠發炮般的數落丈夫的不是。此時房中突然響起一首熟悉的老歌:

「一個走, 一個追, 兵賊彷似早分配,

今天的你像那當初的我, 他朝對錯變幻多, 難測彼我。

點指兵兵, 點指賊賊, 一點中你怎去躲。

點指兵兵, 點指賊賊, 一點中你怎去躲, 莫奈何!」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你聽過這首「點指兵兵」的老歌嗎?主唱者是香港著名歌手泰迪羅賓,但你知道嗎?很多家庭中,不少的夫妻也不斷在演譯這首歌,「一個走,一個追,兵賊仿似早分配」,誰是兵?誰是賊?誰在窮追?誰在避走?

點指兵兵是我兒時的遊戲,這遊戲中,有人做兵,有人做賊,兵追賊,賊避兵,一個走,一個追。在婚姻關係中,有些夫婦也仿如玩這「兵捉賊」的遊戲,在相處溝通中,一個窮追猛打,一個冷漠走避,「追的」愈發抱怨,「避的」愈是充耳不聞,「避的」愈是躱得遠遠,「追的」愈發苦苦相迫,這種惡性循環往往令夫婦陷入關係的僵局,不但彼此傷害,感情破裂,更留下不少憤怒、沮喪、無奈、冷淡、怨懟……。

為何要追?  「追趕者」往往是渴望得到對方的關注和體諒,就如一位太太期望與丈夫在下班後一起進餐,享受共處的時間。可是,疲倦的丈夫一進家門,就呆坐在電視機前,沒有理會到太太期盼的眼神和頻頻的暗示,太太感到受冷落,於是為了取得丈夫的關注,她展開了追的一著,連串諷刺批評:「你這個甚麼都不管的大少爺,一回家只會看電視的嗎?你從來就不關心家庭……」面對太太的連番責罵,丈夫採取「避走」的態度,不發一言,一味迴避。但如「兵」一般的「追趕者」, 遇著「賊」的「避走」,心中感到更挫折,不禁抱怨:「你一聲不吭,你是否不再在乎我,不在乎我的感受!」因這種抽離走避,會給對方帶來一種被拒絕的感受,令「追趕者」更懷疑對方的愛:「你不理會我,是否你不再愛我了?」而感到受傷或憤怒,有時就如一頭受傷猛獸般,大吼嘶叫,因而愈罵愈兇,沒完沒了。更可能以為:若不窮追的話,自己就更加得不到對方的重視和理解,因而愈加糾纒不捨,嘮嘮叨叨,喋喋不休。

為何要走? 「避走」的原因可能是:

  • 怕說多錯多:害怕愈說愈糟,唯有保持鍼默,深信「忍一時,風平浪靜,退一步,海濶天空」。
  • 不屑理會:認為對方小題大做或不可理喻,因而不屑回應。
  • 冷靜為妙:面對批評攻撃,「抽離」成為自我保護的方式,為避免進一步被傷害,因而選擇「不發一言」,入定去了。
  • 無力招架:陷於連珠發砲式的數落,無力招架,無法平息,以「走避」換取片刻安寧。

男性比女性多扮演這「避走」的角色。因為男性面對壓力的生理反應,比女性較為敏感,男性在爭吵過後,比女性需要更長時間才能冷靜平伏下來,故男性傾向避開衝突。可是,長此下去,走避了爭吵,迴避了問題,卻躲避不了婚姻的觸焦,感情的破裂。

停止追走,言歸於好 夫婦必須要停止這種「兵捉賊:一追一走」的遊戲,才能扭轉這關係的困局。

「追趕者」

  • 停止用負面溝通的方式,如攻擊責罵、批評抱怨、大吼大叫、咄咄迫人、人身攻擊、疲勞轟炸、連珠發砲式的數落等,以求得對方的重視、關注或遷就。
  • 倒要學習溫和的言語,善意正面的溝通,清楚表達自己的感受、需要和意願,例如:「老公,我很想你多陪陪我,下班後,我們能否有一段時間談談天。」
  • 學習控制自己的怒氣,安撫自己的情緒。
  • 給予對方有空間,留給對方有下台階,不宜窮追猛打,連珠發砲。

「避走者」

  • 嘗試理解對方的感受和需要,稍作安撫,「對不起,令你生氣了,你可以告訴我原由嗎?」
  • 清楚表達自己的感受,如:「當你憤怒地批評我時,我感到無力招架,感到受傷害。」
  • 肯定關係,如:「我一直在乎你,但我不知道如何平息你的怒氣,也不知如何處理。」
  • 告訴對方你的期望:「我期望你先冷靜下來,我們可以好好的說。」「我希望你給我一些空間去思考問題。」
  • 正視面對,處理衝突,而非一味走避。

若雙方明白這「一走一追」所帶來的惡性循環,從而改變自己的角色和做法,用彼此走近,打開心扉,良性溝通,處理衝突,就能跳出「兵追賊走」的慘烈場面,而換上的是夫妻相親相愛的溫馨畫面。


筆者:陳黃詠珊 Candy Vong (資深華人心理輔導員,從事個人、家庭、婚姻輔導及督導工作)